伞星

与子有关,与子无关

“喜你为疾,药石难医”这是我的某个身边人说过的话。
很贴切,很恰当。
感情的事情怎么可能用药疗好,是你情我愿,是谁多谁少,往往难以说清。
说到底,不过是一场大脑与心脏的博弈,谁赢了谁输了你都会疼。
先爱上就输了,满盘皆输,只有对方或多或少的一丝丝线让你苟延残喘。从这线运过来的是她的漫不经心,从这线运走的是你渐渐空虚的心。
多好的热情,没有回应也会流光;再美的期愿,失去信心也会碎;尽头的剧终,是干枯而可笑的时间。
别把等待当做理所应当,别把秒回当成某种资本,感情不能用来浪费,用来炫耀,用来…沉醉。
已经很久了,不管有没有过去,都已经很久了。
好像被诅咒过,不曾有过顺利的一次,不是我喜欢你,就是你喜欢我,总不能两情相悦。
失去的和曾经拥有的是最好的。

等待是寂寞的花,枯萎在岁月里。执念是脱水的鱼,溺死在沉默中。

别把新鲜拖到烂,别把激动磨平淡。

如你[未谱曲]

云覆后雨霁 岁月辗转过三秋
细数掌心的莲子 十八个年头

少年郎何事 无非风月歌天涯
寥寥数语牵挂 落笔所剩无他

相思苦极 念他如己 霜雪都成舟
世事乱极 人命如蚁 咫尺不成求

枉送一潭春水 葬逝一湖秋
沉寂渐渐如柯 佛前一叩头

戒不断 忘不成 总是山水一幅画
是我愿 非我愿 也曾憔悴夜归人

我尝与谁渡 渡人不渡我
是霞漫天 是灰满地 辨不得人形

何时归我言 何事需我言
葬送一乡愁绪 葬过一个你

以时间作祭,以回忆作冢,是优柔寡断才导致回忆绵长,是回忆绵长才导致思念不断,思念是故事的续集,三两重的祝福和七钱的雨水,熬这清茶至粘稠,至焦黑,至干枯。从此恰当酒友,从此笔墨一笔抹去浓浓怅惘,此一场,有恋无爱,此一场,只是看见忆起,才惘然。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 十八时二十四分   记听《盗墓笔记·相见》再忆

人一生,如一张薄纸,揉碎,便不成形。却又偏偏执拗拼接揉搓,搭出一个摇摇欲坠的形,又用百年的风霜使它脆弱,旧黄,最后塌了,散了,就是最终的宁静安逸与踏实了。
说来说去,无非一个作字,无非一句不甘心。

夜昙花

忧郁的姑娘蹙眉噙笑,以为这就是忧愁了
午夜时分,一场无声无息的电影上映
场外的观众静默地伫立,孤独的舞者安然地歌唱
夜莺嗓音沙哑,歌声如泉,从不知名的角落的流出

年少的梦境被夫人拿来祭奠夜昙花
祭奠下垒着层层紫殇,是半张的花瓣
是爱笑的面颊
留下恋人温热的体温环住这片冰冷的水域

姑娘嫁给了夫人,夜晚,从此成为热闹的舞宴
她想她想,想到了他乡
原来在他乡,原来在他想
只剩半分花香,爱变成了念想

午夜时分,夜昙花
夜昙夜昙,原来是夜昙
少年不知的地方,流有汩汩的泪
渐渐的,汇入眼底,颤动的蝴蝶沾湿了花蜜

夫人想起什么,笑着褪下浓妆
哀伤爬上她的眼角,勾勒美人的妙目
满座的目光凝聚在她身上,她的目光系在美丽的天涯
美丽而永久,亘古不变

忧郁的姑娘送给夫人一朵花
夫人亲吻她的手背
午夜场外,无人停歇,满座艳丽
他呢。

她轻声说,他死啦
电影谢幕啦
落在姑娘手心的夫人的泪,酸涩了眼眶

BGM:时之歌《夜昙花》

后记:有点乱……但总体就是指两段转瞬即逝的爱吧。夫人爱的人死在天边,姑娘以为忧愁是忧愁,其实不够,她失去恋人的爱嫁给了夫人。共同缅怀,一悔一甜。

我的兄弟情人—停格

有感:
第一次听,我就觉得很难过,调很难过,没有词也能传达出的悲伤。
几处细节:
哥哥犹豫半天,亲上了弟弟的额头。
他有多想亲吻他的嘴唇呢,像爱人一样,可是最后,在他们两个人红红的眼圈,浅淡的泪痕中,他只能吻上他的额头,因为他们是兄弟,是最亲的人了,所以失去了成为爱人的资格。
他只能以吻着深爱之人的深情,吻上他虔诚的额头。

哥哥给弟弟盖上被子,在被子外搂住了他。
因为爱是不能见光的,不能告知的。所以人也只能和爱一样,悄悄的,卑微的,只是在光线暗淡的暮色中,搂住他。没有肌肤相触的亲密,没有如此亲近的资格,隔着被子,被里被外是两个世界。
他的世界,和他的世界。

当哥哥的指环送来时,女孩很快抬头看了一眼弟弟。
因为她知道,弟弟的深爱,深爱没有被辜负,却已经失去了。
这样的打击,她难以想象,所以,她第一时间看向了弟弟。

当终于敢说出爱时,爱人已经不在了。

STAR

正在绽放的蔷薇预知自己即将枯萎的下场
就像恒星将熄之前更加骄傲的点燃
璀璨星光间无数星尘散落
上面漂浮着星球的灵魂
也是永远自由的意志

我命终将归去
而总有信念的火种证明:
我来过
我拥有过
我失去过
而现在我是自由的
不被任何人拥有
不拥有任何人

在漫长宇宙间展开的高维冒险
失落的碎片照亮遗迹与前路
无人知晓无人言语
片刻即永恒
是永恒的生命指引
或是瞬息的不变长存
茫茫星际间唤醒沉睡的灵魂
树叶上留下英雄的最后气息

是枝丫的快乐
是相拥的幸福
是变化的旋律
与未来
是两个人
是数条线

即将踏上归程
我是最后的故乡
以我为终,赐你方向
在无尽的绝望裂痕中游荡

数不清绝望与希望
分不开内外层思想
隔绝一切的网网住我的王
是暗夜将尽前的最后牺牲
献祭中的蔷薇
诉说着漫天星辰的痛
寂寞着枯萎的叶,像海中的沙丘
又像体内所有细胞拒绝氧气

破晓不是终结不是开始
只是停留
只为丢失了方向和坐标的旅人
疲惫快乐
将思绪掏空、膨胀、腐朽、焚毁
将肢体交缠、扭曲、变形、脱离
而心中宁静无一物
只有爱与自由,只有晚归的明灯
献上我最后一分长眠前忠诚的迷茫

2016.3.14   00:50
读星辰骑士有感

长夜

长夜长长,漫漫星光明灭
似惶似悦,似熹微希望,直到远方大亮
长夜常常,常尝百感交集
萤飞草长,划过黑色夜幕,渐渐怅惘

长夜无常,恐惧嗜人,何人敢言无妨
眼前所有不见是绝望芳香中的未知
长夜尝亮,永黑无昼,偏学他言无妨
待到眼前虚妄转瞬逝才明了渴望

路过长夜,歌尽华空
茫茫宇宙间巨大的渺小
踏尽长夜,无声无光
孤独相伴忧郁萦纡,半生已过

何尝愿入长夜
怨恋伤忧慕妒,兼着遐想与奢望
无人离他而去
诱望落甜毒香,脱不开身的灵魂与躯壳

长夜漫漫路,寸寸浸血
离离坟前土,春风又绿
英魂不可熄,誓守过往
天明语未尽,转赴他人

原是
长夜无情
人无常

2016.3.17  20:20--20:40

填词《No logic》

太阳究竟会落到何处
东升西落是为何啊
要说这是规律的话
也未免有些太绝对吧

发光的到底是什么
有什么不用担心的
那么 无论到了何地
永远不会被黑暗笼罩

随意地写写就好了
过去是真实存在的
哪会有记不住的事
记住了又会发生什么

窗外某一处的地方
风筝上是谁牵着线
无论你是知道与否
那一样都会是发生吧

经过去的  闪耀着的
倒映在瞳孔里的光
沉沦下去  迷失下去
静止住的流星啊
简直到了  怎样的境地   无法 控制

心情无疑 好到完全不想继续猜忌
放过也许  会有意想不到的意义
从接下来的一刻起  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不可能会不出现好的事情

如果可以  勉勉强强的去停止呼吸
一定会  挣扎着来沉入海底
放弃的纺锤  依旧留在了原地
等待 等待着 下一次 被使用

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你说可以就算可以
有趣的所以要继续
约定的赌注是生命

拿铁摩卡那种东西
看的不会太过清晰
有时蒙蔽上双眼
手里会像握住块冰

因为所以  未来过去  会不会太笼统了啊
想像现实  科幻风景  也没有什么关系
绝对啊  没有相对啊  维系  继续

稍微抬头  看看到底会有什么不同
脚步停下  仿佛什么都丢了过去
所有的没有忘记的  在银河之下闪耀的
一定都会停下吧  那些问题

不知道的  无法被满足的好奇心啊
总是存在啊 一直纠缠不清啊
快点放心吧  绝对不会传达啊
从开始直到最后什么的

什么都不会被解决
亭亭玉立的你也是
哪怕哪怕已经可以  可以接受了

后记:随意率性又略带沙哑的女声,轻松自在又无奈的意境,早期作品,博君一笑。
其实仅仅是自娱自乐罢了。

片段节选

而我只是单薄地站在河的中央,捏紧了无比冰冷的鱼线,这线从浓雾中看不见的对岸伸来,伸向黑暗一片的这岸。河上方的浅薄雾气中,我嗅到了坚硬的拒绝。
可我只是把泛着青紫的手指当做薰衣草和青岩,握着这芳香与失望。
我想这有过真实。